冬之旅丨石俊青:冬天的原野

作者:长河副刊公众号:chfk-dzwb2019-01-11
点击上方蓝字"长河副刊"关注我们

只有离开了城市,才能发现冬天真正的模样,比如树木,河流,村庄……它们在冬天的原野上静默安然,却又带着一种独特的韵致和力量,像一副温暖又干净的立体画,让人忍不住想走进去,靠在它坚实的臂膀上,踏实地睡一觉。
婆家在乡下,所以经常有机会去野外转转。这个季节,清晨或黄昏,路上都很安静。在高高的堤坝上不紧不慢地溜达,看那远远近近的风景在视野里缓缓移动,感觉自己仿佛是一缕清风,正徐徐吹过冬天的原野,穿越时间的隧道,回到生命最初的地方去。
冬天的原野最是坦诚,少了碧伞如盖的遮挡,少了绿草如茵的铺垫,少了姹紫嫣红的装点,大地的本色在我们面前裸露无遗。看那些高高矮矮的树,它们一排排站在路边,曾经像一个个卫士,用自己的葱茏护佑着田地村庄,见证了花开叶落果实入仓。如今,它们默默地站在阳光里,光秃秃的枝条仿佛陷入了沉思。不论是盘虬卧龙或是直指苍穹的身姿,都少了往日的锐气,平添了一抹温柔。那些留在枝杈间的鸟巢,犹如岁月的标点,把时光分割成一块儿一块儿。灰褐色的树干披着霞光,更像历经风雨的勇士,脱去了戎装小憩一下,只为了给明天积蓄新的力量。
冬天的麦田是睡在梦里的,所以也顾不得梳洗打扮。那一层绿衣服经了寒风摧虐已失青翠润泽,可此时的麦苗只管睡着,在阳光暖暖的照抚下,它睡成了婴儿模样。当然有时它也会不安稳地伸伸腰或呓语几句,如同现在,少了厚厚的雪被子挡风御寒,它定会觉得又冷又渴吧。所以哪怕夜里降一层薄薄霜露,它都会在清晨的阳光里热泪盈眶,甘之若饴。也会在半梦半醒之间,悄悄地拔高一小节。
如果说冬天的原野更加广阔辽远,那河流则相反。“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”,被冰封的河面像一面不透明的镜子,两岸就是镜框。三两个垂钓的老人穿着大棉袄戴着大棉帽坐在马扎上,打着招呼说笑闲聊,却并不在意钓竿尽头的冰窟窿。就像他们要钓的不是鱼,而只是惬意的时光。太阳照在冰面上,折射出七彩的光环,把整条小河都敲得叮当作响。远远看去,那曾经波澜壮阔深不可测的河水安详地躺在冬天的怀里,忽然就有了可以触摸的宽度和深度。停止了奔流,仿佛它也只是大地上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。
冬天的原野貌似孤傲冷清,其实烟火气息更浓。远处的村庄小院,鳞次栉比,虽红瓦暗淡竹篱枯败,那袅袅的炊烟,却温柔了冬天的线条。几群雪白的绵羊,在牧羊人的乡村小调里,慢悠悠地踩过堤坡旱渠,偶尔低下头挑几根草叶,那般悠闲自在,仿佛它们不是被放牧冬野,而是提早来踏青的。
冬天的原野是大地裸露的肌肤,没有花红柳绿,一切都展现生命的本色。它静默安然却不曾放弃生长的力量;他孤傲寥落却从不悲观;看那水边蒹葭、岸上芒草不都还坚强地站在风里,等待新一季的和风细雨吗!
我喜欢冬天的原野,繁华落尽,收敛光芒,回归生命的最初。西风古道,瘦水寒枝,疏朗的线条,滤尽喧嚣。所有生命的最后,不都是删繁就简么?
去冬天的原野走一走吧,把所有的心事都放下,且听风吟。寂静销魂。
【往期回顾】
冬之旅丨鞠迎春:雾
冬之旅丨陈德军:初冬的落叶
冬之旅丨臧淑娜:冬雨
冬之旅丨刘文峰:拥炉观雪
冬之旅丨周彩霞:期待第一场雪
冬之旅丨崔忠华:冰窗花
“冬之旅”征稿启事
冬天,北风呼啸,天气严寒;冬天,雪花纷飞,诗意盎然。正是因为寒冷,才更使人对温暖体验深刻;正是因为单调萧瑟,才更使人们慢下来,沉静下来,感受诗意,思考人生。立冬已至,气温骤降,北风呼啸,寒气逼人。你有没有想要写点什么呢?快把你心中的冬写下来发给我们吧!
要求:文体不限,字数2000以内,作品内容须与冬有关;作者无地域限制,来稿请在邮件主题中注明“冬之旅”。
投稿邮箱:changhefukan@sina.com
特别提示:本栏目是设置在公众号上的栏目,无稿酬。其中部分稿件可能会在纸质版面上刊登,但我们在刊登之前一般不作任何承诺。

END
■作者:石俊青 ■编辑:王晓松
■公众号投稿邮箱:changhefukan@sina.com
■报纸投稿邮箱:xiaosong@idzwb.com
(温馨提示:报纸副刊版面不是每天都有,且德州本地作者优先用稿,外地作者无稿酬,同时,来稿量多,上稿率低。公众号目前暂无稿酬,但无地域限制,上稿率相对较高。鼓励文友们向公众号投稿哦!)

分享连接:http://www.5stu.com/j224323.html

关注长河副刊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