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辅警穿越到古代,一定一脸懵逼...

作者:辅警协警大联盟公众号:fujinglm2018-01-12


客服微信:13962770012 、13951320505 、18921672710
当老逗一觉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,那时,他还以为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阎王跟他开了一个玩笑,将他给送来了古代体现生活。
因为老逗怎么也想不明白: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小辅警,明明是在执勤的时候,被一辆突然冲卡的车子给撞到了,怎么会一睁眼就到了这么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了?
之所以说陌生,是因为这里全是古代的建筑、摆设,丝毫没有现代的气息;之所以说熟悉,是因为这些屋舍和装饰曾在电视里看到过,到处充满着古典的意境。
正当老逗还在疑虑之际,只听到房门枝丫一声被打开,一个身穿古代官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,一看到老逗醒来,便笑脸盈盈的走了过去:“你醒啦?身上的伤可还好些了?”
老逗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,只能傻傻的盯着来人看,虽然说人他是不认识,可这套衣服他可是在电视里见过的,一般都是县官大老爷穿的服饰?难不成...是在拍戏?
“小兄弟这么看着本官,可是本官生的俊俏了些?”
县官大老爷不开口还好,这一开口,老逗瞬间又迷糊了,因为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自己这一被撞竟然也赶了下时髦,穿越了一把?
“你是...”老逗支吾着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“本县令是这个镇上的县官大老爷。”
只见县官大老爷笑了笑,看着他表情回了一句。
后来,老逗从他的口中得知,原来自己竟是负伤倒在了县衙门口,这才被县令老爷给捡回了县衙。
“你可会什么技能?”之后,大老爷又问了一句。
“技能?我之前是一名辅警!”老逗想,大老爷应该是问他之前是做什么的吧?
一听到“辅警”这个词,老逗见大老爷露出一脸困惑的表情,连忙又解释了一边:“就是类似于你们这里的衙役。”
相信应该没有比“衙役”这个词,更能贴切的形容辅警了。
听完后,大老爷立即顿悟,不禁点了点头:“既然你无处可去,以前也做过这行,那就留在此地当个衙差吧,以后就住在这衙门里,如何?”
就这样,老逗稀里糊涂的留在了这镇上,当起了衙差。
一天,老逗跟着衙门里的其他几个衙役去街上巡逻,不一会儿,他们便路过一家茶馆,几个人随即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,馆主一见是衙门里当差的人,很是客气的招呼大家坐下、上茶。
老逗见状,不自觉的就昂起了头颅,脸上绽放出从未有过的自信,因为穿着制服受到尊重的感觉真的很好!

喝完茶后,老逗掏出怀中的纹钱放在桌上,几个衙役顿时都不解的瞅着他。这时,馆主见状,立即将桌上的纹钱拿起来放回老逗的腰间,并笑道:“几位官差大哥来这喝茶,是小的荣幸,瞧您还给什么钱呀?”
“喝茶给钱,不是天经地义的么?”老逗一时不解,缩着手就要将纹钱放下,只见馆主急了,忙将目光投到其他几位衙差身上,心想着莫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衙差?

“兄弟这是干啥呢,快别闹了,还要去巡逻,赶紧走吧!”领头的二爷发话了,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,纷纷走出茶馆。
见状,老逗这才作罢,悻悻地收回怀中的纹钱,在迈步出门的时候,老逗竟不自觉的昂起了头颅,脸上绽放出一抹从未有过的自信和微笑,那种穿着制服受到尊重、获得体面的优越感油然而生!
那时候,他想:古代的衙差可比当辅警威风多了!
而他们刚一出茶馆不久,就听到一个负伤的衙差兄弟来报,说是被一群街头闹事的混混给打了,二爷一听,脸色都变了,带着兄弟们立即赶去街头,说是要替这兄弟讨公道。
老逗看了一眼,有些犹豫,因为在现代的时候,身为一名小辅警并没有执法权,也没少让那些刁民欺负,常常是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这会真的要去吗?
正当他还在犹豫之际,二爷的声音就喷了:“老逗,想什么呢,快点!”
很快赶到现场后,几个人三两下就制服了那些闹事的小混混。
“小子,敢打衙役,跟我们回县衙。”二爷带头将闹事的人给抓回了衙门,老逗看着这一幕,心里很是忐忑,不是到处都在倡导着“以人为本”么?就这样直接抓人回去,真的好吗?
回到衙门后,二爷禀告了县官大老爷,大老爷二话不说,先是将人给打了几板子,老逗见此,心里虽然有些不认同,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块人心。
那时候,他想:至少在这个时代,衙差受到挨打和欺负的时候,是有人可以做主的,是可以维权的。
傍晚,老逗刚忙完白天的事情,才回到房门口,就看到二爷拎着一坛子酒过来,两人相识一眼,便默契的坐在回廊下。
“兄弟,今个身手不错啊,练过得吧?”只听二爷笑了笑,将喝了一口的酒坛递到老逗的身边。
“二爷说笑了,不过是学了点皮毛的防身术罢了!”老逗顺手接过酒坛,轻抿了一口,心中满是惆怅。
二爷见状,也没再多问,而是从兜里掏出两文钱来递给他:“这是你这个月的月钱。”
老逗一听,瞬间就傻眼了,才两文钱?
“怎么了?嫌少啊,这里很多衙役都在服役期,连月钱都还没有呢!”
言外之意,你还有月钱就很不错了。
看着二爷略带酸楚的微笑,老逗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问道:“看二爷这年纪,应该早有妻室了吧?为何从不见你回家?”
“妻室?确实娶过一房,不过没多久就跟人跑了。”
“怎么会?”老逗明显不相信的瞪大了眼。
“生活所迫吧,在这里当差的大多是贱民、流浪人,或无家可归的人,很多都是在免费服役,平头老百姓虽然不敢得罪我们,可骨子仍是瞧不起我们,因为我们的身份低微,一年不过才几两银子,连养活自己都困难,又何谈养活一家人呢?”
那时候,老逗忽然读懂了二爷苦涩笑容背后的凄凉与落寞。
今日茶馆里的一幕,还有县衙门前的一幕仍在眼前,原来看似风光的背后,掩藏的竟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和苦楚?
想到这些,老逗看着还在喝酒的二爷,顿时忍不住站起身来,突然有些怀念起在现代做辅警的日子,终于,他忍不住站起身来,拽着手里的两文钱抛向天空大喊了一声:我要回现代做辅警!

分享连接:http://www.5stu.com/g4747.html